当前位置: 主页 > 国内资讯 > 正文

中国官方回应企业债高企:原因特殊 风险可控

时间:2016-06-26

  中新社北京6月23日电  题:中国官方回应企业债高企:原因特殊 风险可控

  中新社记者 李晓喻

  企业债是否已成中国不能承受之重?23日,中国国家发展改革委、财政部、央行、银监会四部委官员集体现身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回应外界对中国企业债的担忧。

  “成长中的烦恼”

  据中国社科院数据,截至2015年底,中国非金融企业部门债务率高达131%,如果把融资平台债务加进来(这部分与政府债务有所重叠),这个数字将升至156%。而同期政府和居民部门债务率仅约40%。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第一副总裁利普顿警告说,中国企业债是个“严重且不断恶化的问题”,必须立即加以解决。

  对此,国家发改委财政金融司副司长孙学工指出,从发展阶段来看,中国是发展中国家和追赶性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可能有一个阶段杠杆率较高;从金融结构上看,中国储蓄率较高,资本市场不够发达,也导致企业债务率较高。

  “所以,中国非金融企业杠杆率较高有自己的特殊国情和影响因素,属于成长中的烦恼。”孙学工说。

  风险仍然可控

  据媒体报道,2016年以来中国企业债违约已近30只,涉及金额逾200亿元人民币。在此情况下,企业债将现违约潮的担忧开始升温。

  孙学工坦言,债务高企的确对企业和金融部门造成了负面影响甚至是风险,“但风险总体是可控的”。他表示,中国商业银行的拨备较为充足,财务状况也良好,完全有能力吸收可能产生的不良贷款损失。

  银监会审慎规制局副局长王胜邦进一步指出,现在中国商业银行的拨备覆盖率达175%,“意味着拨备水平不仅能覆盖现在已经形成的不良(贷款),而且还能应对现在正常资产的劣变。”

  有鉴于此,“企业债务风险不会从根本上动摇中国金融体系,特别是银行体系的稳定性。”孙学工说。

  多管齐下降杠杆

  要切实给企业降杠杆,中国可打的“牌”很多。

  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秘书长助理包香明表示,可通过混合所有制改革,使居民也参与企业降杠杆,如企业发行股票,将股权结构向个人分散。金融部门也可将企业部门未来可以形成稳定现金流的部分转让给居民部门,以实现转换。

  “方法是多种多样的,关键是需要时间,需要耐心,需要一些创造性的想法。”包香明说。

  针对如何防范企业降杠杆过程中可能存在的道德风险,孙学工表示,将严格遵循市场化、法制化原则,“政府不会兜底损失”,让各市场主体相互制约、相互监督,保证一切都在阳光下运行。

  针对备受关注的债转股,孙学工强调,债转股的对象企业完全应该由市场主体自己选择,而非政府指定。僵尸企业、有失信记录的企业、不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企业,严禁列入债转股对象。